阅读历史 |

第369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因着离得近,在路上金晓姝就和何雨欣说了关于新娘子的事儿。

昨晚进屋后那新娘子就发难了,半神级别的厉鬼,实力极其强大,不过对方显然轻敌了,且身上有限制,金晓姝一个照面就给控制住了。

之后便是漫长的审问。

厉鬼这东西,当强者久了,就都有些稀奇古怪的脾气。

好在金晓姝最擅长的就是和这帮厉鬼‘打交道’。

厉鬼新娘被折磨的体无完肤,最后以求速死她招供了。

其实故事的套路很简单,这厉鬼是家中庶长子(新娘是男的),家里的通房丫鬟所生,原本第一任主母待他还可以,没有优待也没糟践。

但主母难产去世了,他爹又娶了个续弦,他这个庶长子的日子就变得艰难了起来。

那是个心狠手辣的,一开始还是嫡子挡着,她忙着弄死已经半大了的嫡子,他也只是受些磋磨而已。

但后来嫡子生病后去了外祖家以从小体弱为由养着去了,他上面没人挡着着了,那继母就开始对付他了。

他和有外家照拂的嫡子不同,他只有一个姨娘,俩人相依为命多年,眼看他到了应该娶妻的年纪,原本应是苦尽感慨,却不想姨娘‘不小心’落池,一个只到小腿高的水池子,姨娘险些淹死。

不过就算姨娘被救了上来也没清醒过来,回来就发烧,他想要出门找大夫不成,姨娘烧了三天活活病逝了。

后来他还没给姨娘服完丧,就被送到了一个富商的府里。

这富商荤素不忌,且有个善妒的夫人,后院倾轧严重,他在里面挣扎活了半年,最后还是死了。

其中苦痛不足以外人倒也,然而最让他痛苦的还是死后。

这里的风俗有点奇怪,除非是绝脉而死的老人(自然死亡),其他人死后要被钉死在棺材里。

这个钉死不是棺材钉死,而是人钉死。

一共七钉,双眼,双掌,双脚,以及口。

七根长钉从这七处钉入钉死在棺材板上,且死人的身上要刷一层桐油,下葬时要头朝上竖着放进墓里。

他虽然是不受宠的玩物,但那富商家里有钱,也不差他这么一副棺材,所以他是按在这样的规格下葬的。

却不想入土不能为安,长钉钉在身上,他的灵魂无法脱离,只能留在暗无天日的棺材里感受着身体寸寸腐烂,且每到白天还会经受烈焰炙烤之苦。

就这么的被折磨了七年,他本就死的凄惨,心中一口怨气不散,如此被折磨,可不就从了厉鬼了。

所以他揭棺材而起,屠了整个小镇,在那里盘踞了十三年之久,后被几个外地的富商联合起来弄了个送亲队伍请上了花轿,给送了过来。

这只厉鬼死到临头硬气了一把,还想质问他到底有什么错。

不过金晓姝没让他嚷嚷,就直接把其搓的魂飞魄散了。

什么错不错的,她自己就是屠杀过万万人的‘普通人’,谁要给你断官司。

金晓姝‘辣手摧花’了一把,随后便美美的睡了一觉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扮成了新娘子的样子,打算代替新娘子完成这次出嫁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